<track id="kXtoSUH"></track>
  • <track id="kXtoSUH"></track>

        <track id="kXtoSUH"></track>

        1. 国内有哪些少有人知但是很赚钱的互联网职业?

          admin 明星八卦 2021-07-19 17:30:04 467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到很久以前我看到过的一篇文章。个人很爱好这篇,看了很多遍,因此在这里搬运一次,原作者是武汉某公关公司的营销总监,88年巨蟹座,已婚,很有才。知乎上其实已有相干问题:如何评价虎嗅网文章《冰山一角,管窥中国互联网的地下世界》?作者:阑夕

          中国地下互联网世界的冰山一角

          引言:你知道吗,中国互联网其实存在着三种形态:一种是媒体给人灌输的互联网;一种是草根互联网;一种是深藏地下的互联网。地下互联网会涉及许多见不得光、游离在法律边沿的行当,如黑客、黑公关。它们在民众视野之外很是滋润的运转着,但却会在无形中影响互联网的某些时局。

          冯大辉(Fenng)曾在其微信大众帐号“小道新闻”上分享了一则关于“黑客”的故事,文章颇具传奇小说的作风,不少人读过之后表现“无法信任”。 (修改:那则“黑客”故事的原文应出自aullik5的笔下,题目为《中国黑客传说,游走在黑暗中的精灵》)Fenng对此评道:“质疑的人或许并非无 知,只是事情超过了他们的认知范畴。中国互联网的三个世界,在地下世界产生地事情,地面上的人永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关于“中国互联网”的三个世界,Fenng也早在2012年年初就提到过这个归类方式:“在中国,存在三个互联网形态。一种是媒体给人灌输的互联网,以海外IPO为目的的;一种是草根互联网,低调掘金,如迅猛龙般彪悍;一种是深藏地下的互联网。”

          这个分法,大致上是合理的,如果对应其实际的案例,第一类是属于“空中互联网”,通常坚持在媒体视野之内运动,有着从西方借鉴过来的成熟的商业模式,比如大家熟知的百度淘 宝微博等。第二类是“地面互联网”,贴着地气生长出来的原生态产物,极具草根和市井特点,一般都在埋头挣钱,鲜有媒体关注——过多的媒体关注对它们而言也 不算利好之事,代表有9158(年营收破10亿的视频交友网站)、5173(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交易平台)、雨林木风(以盗版Windows体系发家,现 已洗白)等。

          第三类的“地下互联网”,尽管涉及许多见不得光、游离在法律边沿的行当,但它也并不完整等同于一个在阳光照耀不到之处繁殖滋生的法外之地,其中 的从业者通常都以平凡面孔生存在民众群体中间,即使你和他们面对面的相逢然后擦肩而过,不会留下任何深浅的记忆。更多时候,无论是为了自保还是业务的安全 需求,他们都不会自动的浮到地面上头让人发明。然而,在很多时候,地下互联网都无意中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着普通网络用户的生涯环境,甚至参与制订过一些地 上互联网世界也必需服从的规矩。

          在这里,我可以讲一下我所接触或者阅历过的,地下互联网宏大冰山里的三座山头,它们平时可能只是以书面上的词汇情势为人所知,然而,毫不夸大的说,它们真正意义上左右着中国互联网的某些时局。

          第一座山头,叫做“黑客(Hacker)”。

          在理论上,目前对于黑客的定义存在着比拟重大的误读,简略来说,这个源自美国盘算机业界的舶来名词本意上是用来形容对盘算机技巧有着深刻研讨、 保卫自由共享的网络精力、偶尔会应用技巧优势做做恶作剧的电脑高手。只是猛兽易伏,人心难降,在私欲的牵引下,有些具备黑客技巧的人走上了恶意破解商业软 件、入侵服务器体系以谋取好处的途径,这些人被称为Cracker,而这里所讲述的山头,正是Cracker的领地,但是为了便于懂得,暂时也将 Cracker译为黑客,大家知道实际差别就好。

          许多媒体曾经或多或少披露过的“黑客”消息,多半也是属于这类,在媒体的笔端,这类黑客似乎都是来自鼠标和键盘的混种天才,足不出户便能闯入任 意网民的电脑里,盗取各种信息材料,或是轻易入侵各大网站,还能删改网站首页留下“到此一游”的得意战绩。这些报道,多以道听途说、或是采访已被公安抓捕 的网络讹诈犯为信息起源,既有夸张之处——黑客通常必需要有“木马”等程序作为桥梁进行入侵,否则无法单凭网线就去操作任意指定用户的电脑,也不乏低估的 处所——很多因为犯事而被曝光的小黑客其实属于黑客产业链的最下游,只是凭借在交易平台购置的暴力破解或攻击软件,以极小几率入侵了某些防御力气实在单薄 的网站数据库,实现了盗取帐号密码的目标。

          真正入流的顶级黑客,他们其实都是一群生意人。

          生意人有个特色,他们善于玩的是交易,用一些东西换另一些东西,再用另一些东西换别的更多东西,最后获得自己想要的最大好处,而这个看似是技巧密集型的行当,在他们的掌控下沦为了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行当。

          2009年5月19日,这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的一个标记性刻度。有印象的网民应当都还记得,在这一天晚上9点左右,全国范畴内呈现了大面积断网事件,超过23个省份陆续呈现网络中止或拜访受阻的现象,连续了数个小时之久。而后,电信运营商和工信部把黑锅盖到了暴风影音头 上,称“由于暴风影音客户端软件存在缺点,在暴风影音域名授权服务器工作异常的情形下,导致安装该软件的上网终端频繁发起域名解析恳求,引发DNS拥塞, 造成大批用户拜访网站慢或网页打不开。”而事情背后的本相却是,暴风影音虽然也应该为此承担部分义务,但它的确也是货真价实的受害者之一,后来也有少数媒 体对事件缘由作了较深的发掘,发明是黑客在攻击DNS服务商的时候,致其服务器宕机,而暴风影音的域名解析正利益在这台服务器上,而拥有千万级用户范围暴 风影音当时会在用户的盘算机上残留一个用于监测状况和弹出广告的过程,这个过程在回传信息的时候遇到服务器堵塞,继而因为暴风影音的设定机制不断累计往回 发送恳求,最后直接弄瘫了中国电信的DNS服务器,让全国网友都断了网。

          为什么黑客攻击能够引起如此震撼的影响?这背后的好处关系核心,却是另一个行业:网络游戏。当然,在这里所称的网络游戏,并非指的是正规的网络 游戏产品,而是所谓的“私服”。中国曾经最大的网络游戏产品《传奇》在源代码产生泄露之后,实际上就变相的成为了一个“开源”的游戏产品,任何稍具技巧的 用户都能自主的搭建《传奇》游戏的私人服务器,供给经过修正后的、在某些方面比官方更加“刺激”的《传奇》游戏。而基于宏大的用户付费基本,中国大地上如 雨后春笋般一度呈现了千万个《传奇》私服——具体数字比后来的团购网站巅峰数量更多,于是有些大的黑客就盯上了这个群体。

          《传奇》私服在宣扬时一般都须要搭建一个网站,用来供给游戏服务器的IP或登录器下载——这是用户进入其游戏的唯一入口,而黑客就瞄准了这个为 私服运营者供给收入支撑中不可或缺的入口,每天扫描新开的私服网站,向手底下的“操作者”发送攻击指令,后者通过惯例DDOS或其他更高超点的手腕将目的 私服的网站攻击瘫痪,中止用户入口,再接洽私服运营者,索要数千甚至上万元的“废弃费”。如若遭到谢绝,则进一步攻击游戏服务器,导致玩家无法正常游戏, 彻底断掉私服运营者的财路。高峰时代,中国每天都有上百万台服务器受到这类黑客的操控,用于威慑和打击私服网站及服务器,而私服运营者方面因为本身就是违法生意,基本无法追求警方协助。(这从侧面似乎也证明了私服行业的惊人暴利,在黑客、官方的双重打击下仍能前仆后继……)

          而519断网事件,就是由一伙黑客在打某家《传奇》私服的时候,直接攻击到了后者服务器所在的DNS服务商身上,进而引发暴风影音的连锁反映, 酿成大祸。这也让工信部第一次意识到了互联网在政治之外的风险,曾有网警单位试图打入黑客关系以及病毒产销链的内部,但皆因身份假装失败而遭泄露,不过也 起到了必定的威慑作用。2010年3月,工信部低调推出了中国通讯行业网络安全的首个部级指令《通讯网络安全防护管理措施》,断定了电信管理机构的行政权 力,还给公安部门下了义务指标,不少地域兴起“抓捕黑客”热,最终的成果可想而知:一些在网吧里自学简陋的攻击软件的青年被当作涉案重量级黑客锒铛入狱, 而真正有才能的黑客则开端将研讨重点由“入侵”转移到“隐匿”上,反倒间接的推进了中国加密数据网络技巧的程度晋升。

          还有更多单打独斗的黑客从事的是“信封”交易,通过自己编写的软件将恶意代码注入某些防备不严的网站数据库,造成用户数据的外泄(或者入侵大型 网站后在网页上挂木马)。2011年年底CSDN遭到“拖库”攻击被黑客拉出600万用户的明文帐号密码,即为一例。经过这种方法拿到的帐号和密码,通常 会由黑客应用另外的程序进行各种主流的软件或游戏进行交叉验证,比如,你在某论坛的帐号和密码被捕捉到之后,黑客会用此帐号和密码去撞QQ、各大邮箱、各 大网络游戏等地,如果恰好有人帐号和密码在这些处所亦坚持一致的话,则被封装为信,成为一件商品。这些被称为“信封”的文件被拿到批发市场上进行交易,由 购置者再去发掘更多用处的价值——比如购置了某网游信封后,就可以去盗取该网游帐号的设备,而在购置了某QQ信封后,则可以把持这些QQ号去找好友行骗等 等。一名已经洗手不干的黑客曾流露说,中国市场上待价而沽或正在交易的“信封”超过了二十亿封,年产值在百亿国民币范围。

          逐利的黑客更有着“养号”的习俗,若是将木马或者后门程序种到用户的盘算机内,则会盯上一些暂时没有价值、但可能会有升值空间的材料,比如级别 并不高的网游帐号,待到该帐号成长起来发生价值之后再来“收割”。这类黑客倒是对360等安全软件抱有某种水平上的“谢意”,因为就他们的样原来看,没有 安装安全软件的用户,重装体系的频率要比装了安全软件的用户高出太多——很多用户会将重装体系当作清算电脑的一项手腕,而重装体系对于90%以上的本地木 马或是后门程序都有着毁灭性的打击。

          在中国,广东、福建是黑客凑集较多的地域,产业链上游的黑客,基础上都有着实业,我所知道的一名黑客,人长得非常普通——丢到人群里扫过去基础 上不会留下印象的那种,开着三家夜总会和一个茶庄,泡着古玩和书画市场,每个月抽一天的时光去他把持的工作室查账、开会,连他的老婆都不知道他的真实面 貌。还有一名黑客,白天在一所专业学校里教盘算机课程,曾在一个晚上打掉某有名游戏厂商的全部数据库,被该游戏厂商悬红百万国民币通缉,而他就在自己被通 缉的期间,迎娶了该游戏厂商的一名女谋划,后者对他愤恨说某黑客让自己公司承受丧失并影响了自己的年终奖,他只是笑着抚慰。

          在黑客这个圈子,大的瞧不起小的,以为后者太过张狂,不仅捣乱市场,而且会招来不必要的政府关注。而小的都向往大的,并盼望自己能够早日成为大 的,所以常有急功近利的事情产生。一名年仅十九岁的黑客曾经黑掉了某个地域政府的官方网站,目标只是想要将结果展现给他的朋友观赏,后来他被警察逮到,预 计直到不惑之年才干再见天日。

          另外,在媒体的渲染下让很多人谈“黑”色变的直接盗取网银钱财的黑客行动并不多见,因为此时,黑客的攻击对象并不是毫无议价才能的普通用户,而 是国度金融机构,一旦被发明,成果不太能够蒙受,而且当越来越多的网银将手机验证作为交易环节之一,网银的壁垒也的确相对较高。与其冒着风险和难度来入侵 银行的对外体系,一些小黑客更爱好借助钓鱼页面的情势来引诱用户在虚伪的网站上展开交易,再来借机领导被欺瞒的用户将钱打入指定账户。而大点儿的黑客,他 们可以私下演示如何入侵大型商业公司甚至国度安全体系的才能,但是一般不会动里面的东西,只是不留痕迹的出入而已。

          基础上,因为某些行规和自我维护的因素,中国的黑客圈子机密很多,外流的极少,甚至有时会有意放出一些极其夸大或者与事实大相径庭的新闻,干扰 外界视线,到达隐藏目标。他们大多以为黑客是一门吃青春饭的生意,盼望早日当上“老板”,指挥后辈在前线冲锋陷阵,自己坐享其成,而出于职业习惯,他们也 对生涯中的许多事物坚持相当高的敏感神经,每周注册一个新的QQ、主要代码写在本子上不往电脑里存、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永远贴着不透明的胶布等,都是常见 的现象,因为过度紧张和集中注意力,神经虚弱、睡眠质量奇差、性格不好都是黑客们的职业病。

          接下来要说的第二座山头,叫作“色情(Porn)”。

          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度,色情业都是合法的存在,而在中国,由于国度体制的原因,色情业仍然处于法律的敌对阵营里。但是,食色性也,作为人性的 原始需求,色情网站满足了网民对于愿望的部分需求,依据BusinessInsider的一份报告数据显示,色情网站占全球网站整体数量的12%,其总体 流量占比可能逼近全部互联网流量的三成左右。

          尽管在中国,色情行业(及网站)都是非法产物,但这也无法遏制某些城市成为举世驰名的“性都”,也培养了如草榴社区这样的色情网站集群。

          草榴社区创立于2006年,服务器在美国的科罗拉多州,时值中国曾经最大的色情论坛情色六月天东窗事发——其服务器虽然设在美国,但是论坛的主 要管理员却都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又因内部奋斗(重要为收入的分配)而造成不和,最后被山西省公安厅将部分论坛管理者抓获在案。草榴社区充足接收了先辈失 足的经验和教训,基础上不会设置太多的论坛管理者角色,即使须要存在的某些拥有管理权限的帐号,也都是不会在社区里发言和互动的(早期有过,但是后来就隐 匿掉了),这样就尽可能的避免了信息外泄或者发生纷争的风险。而草榴社区的实际把持者,都有着海外国籍,受到他国法律维护。

          因为目睹太多由好处而起的纠纷最终连累网站的案例,加上草榴的重要开创人(几名美籍华人)家境尚好本就不算缺钱,所以并没有在盈利上花太大功 夫。因为草榴社区一直是免费运营的政策——除了小范畴内的展现型广告、网盘链接分成之外,都没有太多商业化的机制,这使得草榴社区的“名声”一直很好,一 个不弹广告窗口、也不限定用户购置VIP方可阅读的色情论坛,怎么可能不受欢迎呢?2011年6月,草榴社区曾经尝试开放注册一天,成果一夜之内多了十三 万新注册用户,管理方发明这样下去数据库会瓦解,于是就持续采取邀请注册的机制至今。

          但是草榴社区并非是中国色情网站行业的翘楚,它只是色情影片进行分销的一个重要渠道,更上游的,是那些收费运营、更加隐藏的色情网站。借助P2P的共享模式,下载色情影片成为了中国网民 接触色情信息的主流方法,而影片并非凭空呈现的,它的片源在日本、欧美等国度以商品的情势存在,那么这中间就须要当地华人掏钱去将光碟购置下来,再将其转 码成为网络风行的AVI或RMVB等文件格局,制造成种子之后上传到色情网站供给P2P下载,这些人属于“发片员”。“发片员”少数是任务性质,大多还是 会从色情网站的运营方那里拿到费用补助,而后者则应用他们带来的影片更新内容,吸引用户下载、传布、付费。而有些用户则以这些种子作为资源,将其分享到草 榴社区等网站,培养了后者的繁华。

          才能出众的“发片员”,甚至会在论坛里享有至高的特权,比如18P2P有名的“nike”(用户ID),这是一名香港网友,本身从事的就是色情 影片光碟租售业务(在香港合法),因其能够以每天几十G的网络发片范围连续了好几年而驰名于世,在网络上一度有80%以上的日本有码片源都是出自他那里。 18P2P对此贵客也是多方担待,明文告示任何人不得打扰nike,包含在其帖子下面回复攻击性言论、或是发送论坛短新闻给他求片等,都会直接遭到封杀 ID的处置。nike最终因为自己要结婚以及其最爱的AV女优松岛枫传出退役新闻,而退出江湖,真正的“深藏功与名”,只留下传说。

          苍井空在中国走红,日本AV圈内其实是不太待见的,因为作为一个在日本完整合法的行业,色情影视业仍然是一个通过销售光碟赖认为生的产业,对从 业者、发行商的回报完整由顾客购置决议。色情AV在中国市场几乎是一个纯P2P的分享模式,在一个疏忽版权、甚至连色情本身都不合法的国度转而借助从影片 中积聚的名声进行变现,无疑释放出一种“激励中国人持续盗版日本的色情AV”的信号。不过苍井空也只是个案,无论是政治还是性文化上都呈保守姿势的中国, 看待色情产业并未呈现与它看待其他经济产业表示出“大力招商引资”的积极态度,2CH(日本最大的综合社区)上曾有一名日本网友十分怀疑,“为什么中国可 以将土壤和河流都污染到百年后仍会残留剧毒的水平,却在色情信息上试图建设一个谁都知道本相但谁都不说出本相的伊甸园呢?”除了苍井空之外,与中国走得比拟近的,还有常被中国一些酒吧请来站台甚至还和某情趣用品品牌合作亲自充任模特的小泽玛莉亚、分辨出演过香港电影《3D肉蒲团》和《一路向西》的原纱央莉和希崎杰西卡、以及同样在新浪微博上拥有大量拥趸的长相酷似周杰伦的AV男优东尼大木等人。

          在中国市场,运营得比拟好的色情网站,一年收入大概可以到达千万国民币的范围,扣掉服务器及兼职人员(版主、发片员等)的成本,运营方可以入手 数以百万计的净利,如果除开法律隐患,还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色情网站的运营方能够收获独有的声誉感——全部社区的用户都将管理员们当做神一般进行膜拜, 这种体验更是让人很为受用。去年,某色情网站的一名版主(美籍华人)回国探亲,天天都有当地网友排着队请其吃饭,其中不乏富有的私企老板,开着奔跑带他体 验故乡变更,还说“虽然(自己)现在也常远赴东莞,但是发迹之前都是靠着他(指这名版主)在论坛上发的片子度日,实在感谢不尽……”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网友并不满足于对着电脑屏幕的异国女优挥霍卫生纸,于是有着更多类型的网络经济,用于逢迎这种寂寞和愿望交错的需求,包含真 人视频、买春交换、夫妻换偶等。但由于更加踩住了法律的黄线,所以多数都只局限于小圈子范畴内,除非运营方想钱想疯了,否则不会做出过多的声张。我认识一 名无业的中年男性,全靠他的妻子通过在网上出售原味丝袜赡养,一个月的家庭收入可以超过30万国民币。

          地下互联网世界的第三座山头,是“黑公关(Gangsterdom PR)”。

          和“骇客(Cracker)”连累了“黑客(Hacker)”一样,“黑公关(Gangsterdom PR)”也干扰到了人们对于“公关(PR)”的定义和见解。

          “公关(Public Relations,简称PR)”是由美国传媒行业在20世纪初发明出来的概念,属于管理功效,意指“组织机构与大众环境之间的沟通与传布关系”,随着舆 论经济的发达、Edward L.Bernays这类学者的推进以及《公关第一,广告第二》等营销经典教材的风靡,正式成为政府和企业的一门必修课。

          从事公关行业能够显明察觉,公关对于其理念的忠诚水平和它所在的地缘政治的媒体自由及社会民主水平呈尺度的正比趋势。也就是说,一个国度或者地 区的媒体越是落伍、越受限制,政治体制距离民主精力越远,那么公关在这片土壤上就越容易演化成为一个与其原生概念完整不同的产物。这个不仅是在公关行业, 干过啤酒渠道拓展业务的应当也都能领会,想要在中国一个县级城市的餐馆里推广某个品牌的啤酒,与其啤酒的口味、品牌、广宣等内容都完整无关,只要搞定当地 负责某个片区的地头蛇,后者自然会带着人马去帮你规定区域内的餐馆必需买进什么啤酒。

          在中国互联网这个受法律和体制束缚更小的世界里,有很多实际上是公关无法实现的功效需求,都是在由“黑公关”以“公关”的名义在行事。和“黑客”应用技巧实现目标的方法不同,“黑公关”里的技巧含量甚少,更多的是在四两拨千斤,用资源作为杠杆,对目的进行打击和敲诈。

          神州租车曾打算在2012年启动上市,但是几乎是在新闻传出的一夜之间,各大主流媒体、 社交网络上都呈现了关于神州租车的负面消息,且用词相当剧烈。神州租车的董事长陆正耀后来在微博上怒吼,“没完没了的水军攻击、假装成客户向媒体爆料,居 然还买广告版面发我们的负面,我怒了!”也是出于对“黑公关”的不堪抵挡。2012年4月,神州租车估值被一级级的调低,最后基础上缩水得看不到回报率, 只得临时退出上市程序。

          《深圳商报》 曾经有过一篇《黑心公关“猎杀”上市公司》的简略报道,揭穿了一些企业在上市前夕会被人为的盯上,瞄准企业为了顺利上市而“谨小慎微、盼望顺风顺水”的心 态,以胁迫的方法谋取好处,如果企业配合,“黑公关”机构就愿意顺水推舟高抬贵手,做一笔人情买卖,若是企业谢绝配合,那就会有“从中作梗”、“故意找 茬”的事件频频产生,在企业上市的步履下使绊子。

          “黑公关”一般控制有多种情势的资源,平面及网络媒体、业界名流、水军都是常见资源,3.15等特别时代更是有着堪称“核兵器”的曝光机遇,用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形容并不过火。向谋划上市的商业公司进行“勒索”虽然单笔利润丰富,但从频率上来讲却是可遇而不可求,更多的时候他们都会“自 造”机遇。

          包含很多门户在内的一些网站,由于人力成本的原因,一些有着长尾价值的二级频道无法自营,便会外包给一些公司,由后者每年缴纳必定“代理费”, 然后独立运作代理的频道,自信盈亏。不少“黑公关”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拿下代理之后,应用该频道因为附属门户网站而能够被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消息栏目爬虫索 引收录的资历,逐家的找频道主题相干的企业索要广告费用,如若遭到谢绝,就会开端不断的曝光企业负面,而中国的很多网络消息站点又存在着“采集”这一内容 组织模式——即为了填充内容更新,网站和网站之间会互相转载消息信息,这导致企业的负面信息会在短时光内变得极其复杂,进而影响企业的订单、投资等收益。 这时,“黑公关”再会以另一家壳公司的名义,上门“点拨”企业,贩卖删帖生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从很多处所看到对删帖公司“神通宽大”的渲染,其实有些 时候并不是他们有才能去“删”帖,而是帖子本身就出自他们,他们只是将帖子作为商品进行“下架”处置而已。

          当然,也有“黑公关”出过事,当一个狠人遇到比自己更狠的人时,如果察觉不到危险,必定会吃亏。360的周鸿祎就 是这么一个更狠的人,故事其实业内都知道,周鸿祎说你把你的老大叫上一起等我,我带钱过来,然后自己没去,叫手下带了警察过去,人赃俱获的把对方给端掉 了。但更多的企业没有这个胆识,一来在中国这个环境,没有一点小辫子存在的企业实在少之又少,二来企业本身也会顾虑能否做事做得“太绝”,用钱能够解决的 问题在大多数情形下其实都不算太大的问题,如果惹怒了对方,导致用钱解决不了的报复上门,那时的摊子才更加难以整理。

          至于一些杯弓蛇影的媒体,将“黑公关”刻画为日进斗金的暴利的产业,倒也没有那么夸大。有从业人士对我吐过苦,寻找要黑的目的其实也是一件十分 艰苦的事情,小的企业,它基本不在乎,你发他成百上千篇负面,可能反倒帮它做了宣扬,而大点的企业,也都开端器重对法务部门的建设和投入了,万一引火烧 身,也是得不偿失。而且在中国做生意并非完整靠市场,像蒙牛这样的厂商,无论是真的出事还是被黑,它的事迹还是很好,原因很简略,它搞定了工商(政治渠 道)和货架(销售渠道),给花费者供给的是一个单选局势,又怎么会真的惧怕舆论口碑呢。

          可以说,“黑公关”只是一种极端的、越界的灰色模式,它的内核精力——“强买强卖,否则就不客气”在地上互联网世界也有着文明形态的存在:做过网站的人都知道,哪一天百度竞价排名的销售打电话上门来了,就意味着好日子的 终结,如果不成为百度的付费客户,那么很快,你的网站在百度那里的收录数量将会急剧减少,你的客户无法或者很难从百度上找到你;而当美国互联网的“门户” 模式都濒临破产的时候,中国的“门户”网站仍然茁壮成长,这里面也有美国互联网难以企及的一些因素,很多广告位在卖给企业的时候,企业投放的心态都是“花 钱消灾”;360和腾讯开战之前,周鸿祎找腾讯,盼望结合腾讯先打百度,被马化腾谢绝,后来周鸿祎就延迟做搜索到2年之后,先打了“不识抬举”的腾讯……

          “黑客”、“色情”、“黑公关”并非地下互联网世界的全体,还有一些与“炒股”、“赌博”等主题相干的产业链,也在民众视野之外很是滋润的运转 着。换句话说,只要能够保证利润的灰暗地带,都会有真菌孢子的繁殖。中国媒体曾经从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引申出一句话,说的是“如果有100%的利 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鄙弃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蹂躏世间的一切。”这句话本身逻辑存在硬 伤,而且其实也不是《资本论》里的原文(而是中国当年在翻译中增添的注解),但是它所指向的现象是被普遍证明了的,环境污染、食品隐患等社会抵触的原因皆 出于此,地下互联网的存活根源也不例外。

          德国哲学先贤黑格尔在《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中提出了“存在即合理”的辩证逻辑,所谓“合理”,常被歪曲为“合乎道理”,实际意指的应该是“并非偶然”。在本文末尾,我想借用来说明地 下互联网世界的存在:互联网不是一个脱离现实社会的时空,恰恰相反,它由现实社会中拔根而起,同时吸取了文明的黑白两面,无论是地上、地面还是地下,生长 出来的果实都是同根同种,有一些无法公开的需求和意图,并不会凭空消散,陷到地下,自然有被满足的机遇。我们没有必要上纲上线,时光的流逝、法制的完美、 科技的进化、文化的变迁会来解决这些,在那之前,不妨安然旁观,“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

          -----------------------------------------阑夕后来对以上文章做了一次延长---------------------------

          具体你看这里吧:阑夕:中国地下互联网世界的冰山一角(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