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kXtoSUH"></track>
  • <track id="kXtoSUH"></track>

        <track id="kXtoSUH"></track>

        1. 如何评价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爱尔兰人》?

          admin 明星八卦 2021-05-08 17:57:45 1307

          阿尔·帕西诺拍的第一场戏是吉米·霍法在电视机前骂肯尼迪,然后从沙发上起身走向厨房。拍完一条后,工作人员小声告知斯科塞斯,“帕西诺要演的是49岁时的霍法,而他站起身的动作太慢了。”

          斯科塞斯委婉地把这个问题告知帕西诺,于是帕西诺在之后所有镜头开拍前都会向他确认:

          (现在是霍法的几岁?)52?65?

          可即使帕西诺卯足了劲,我们仍能看到他从沙发上起身时颤颤巍巍,身材在抖,艰巨地挺直后背。

          帕西诺问斯科塞斯,他们(既然可以用CG减龄)可不可以用技巧手腕修改一下我们的体态?

          斯科塞斯苦笑着,乔·佩西搂着帕西诺的肩膀,两个人一前一后说:

          这个没措施补充啊,负疚。

          帕西诺也只能苦笑着说:

          我原来满怀盼望的……我老了,饶了我吧。

          当我在不久前看到斯科塞斯为了他所说的“漫威片不是电影,只是主题公园的产品”这样一句话而遭到攻击,不得不写长文说明的时候,我就深感自己和这些老家伙一样被慢慢被时期淘汰了。斯科塞斯在长文里如数家珍地提及影响过自己的电影,从伯格曼,戈达尔,再到希区柯克。

          这感到就好像我读中学的时候和朋友如数家珍地聊斯科塞斯,科波拉,帕西诺和德尼罗一样,我们的观影审美似乎也就停在那个时候了。过年期间回国,我们聊自己最近都看了什么片子,我倒是跟了一些新片子,而朋友告知我自己最近又刷了两遍《美国往事》。

          斯科塞斯感激Netflix的那一段话很令人唏嘘,熟习背景的人都知道,《爱尔兰人》的版权原来在派拉蒙那里,但派拉蒙和投资人不愿再为它追加投资了,最终,只有为了内容不计利润的Netflix愿意买下《爱尔兰人》的版权,让这群老家伙们把这件事完成。

          派拉蒙是我很爱好的公司,它是《教父》系列的发行商,那座“派拉蒙山”LOGO也算是我电影厂牌的启蒙(不算家喻户晓的迪士尼的话)。然而现在情形变了,这些曾经统治电影市场的大公司,一边甩掉《爱尔兰人》这样的累赘,一边靠着漫威IP和变形金刚喂饱市场。

          为了大银幕而做的《爱尔兰人》只能屈居流媒体和艺术院线,主题公园情景剧们却赚足了爆米花。

          所以我感到自己基本不可能“客观”地评价这部电影,在我看来《爱尔兰人》流露出一种黑色风趣般的幽默感,这群曾叱咤影坛的人,就和电影中曾叱咤黑帮和工会的角色们一样,渐渐衰老,佝偻,患上滑膜炎。有一天他们决议卯足最后一口吻,去拍一部他们最拿手的黑帮片,我们却只能看见斗殴时的迟缓僵硬和怒吼时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而这曾是他们二位最拿手的演出。

          电影最后,年迈的弗兰克·希兰翻着老照片,护士问和他女儿合影的那位是谁?

          “你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反问。“不知道。”“吉米·霍法。”“哦,好吧,我不知道。”“是的,天啊,不到那个阶段,你不知道时光过得多快。但你不须要担忧,你的人生还很长。时光永远都过得很快。”

          当有一天我给别人翻看阿尔·帕西诺的剧照的时候,大概也会反复这段对话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