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kXtoSUH"></track>
  • <track id="kXtoSUH"></track>

        <track id="kXtoSUH"></track>

        1. 如何评价《倚天屠龙记》中的殷素素?

          admin 明星八卦 2021-05-02 20:42:30 301

            殷素素可能真的是一个妖女了,虽然我也挺爱好她的。

            金庸小说中,很多被称为妖女的女子,往往反而是可爱的。比如赵敏,比如黄蓉,都被称为过小妖女,但这个称呼多数都是对头对她们的称呼。江南七怪因为对黄药师的看法,骂黄蓉是妖女。赵敏因为早先代表朝廷抓了六大派,于是也被称为妖女。

            但是,殷素素就问题大了,因为她犯了天条:滥杀无辜!龙门镖局71口外加少林寺3僧,其中绝大多数还是不会武功的。谢逊杀了那么多人,但应当都是武功高手,他是想做大案激出成昆。天鹰教行事邪恶,为了追查屠龙刀的下落,把海沙派许多人点了逝世穴,但海沙派人众到底是有武功的,而且是在双方争取屠龙刀的进程中,不能算完整无辜。

            当然,金庸将殷素素塑造成一个极有魅力的人物,张翠山确切是被深深吸引住了。但张翠山心坎,对殷素素的行动,其实是无法认同的。

            张翠山道:“不敢。”说了这两个字,默不作声,想起她一晚之间连杀龙门镖局数十口老小,这等大奸大恶的凶手,自己原该出手诛却,可是这时非但和她同舟而行,还助她起镖疗毒,虽说是谢她护送师兄之德,但总嫌善恶不明,王盘山岛上的事务一了,须得立即分别,再也不能和她相见了

            被谢逊带离王盘山岛时,也有这段心理运动:

            张翠山心下一惊,隐隐感到,若和殷素素再相处下去,只怕要难以自制,谢逊是一个强敌,而自己心坎中心猿意马,更是一个强敌,如此危机四伏的是非之地,越早分开越好,当下强抑怒火,说道:“谢先辈,在下言而有信,决不泄漏先辈行踪。我此刻可立下重誓,对任谁也不流露今日所见所闻。”

            所以,一直到这里,张翠山心坎显明是非常爱好殷素素了,但理智还是告知他殷素素并非良配。如果当时谢逊将两人送回大陆,那很有可能张翠山殷素素无法成为夫妻。但两人最终被谢逊带走,驶入大洋,海上风暴、谢逊心智失常、漂流到冰火岛,阅历了生逝世与共的患难,两人成为夫妻也是顺理成章了。但龙门镖局的血案还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逝世结。

            因为从小成长的环境影响,殷素素性情里邪气还是蛮重的,行事不依常理。与张翠山一言不合就可以自残躯体,后来虽随张翠山向善,相夫教子,十年间好了很多,但有时还是会显示点天性。刚回归中土,就因为西华子对自己出言不逊,就部署人捉弄西华子,引起俞莲舟不快。

            张三丰百岁寿诞上,因为龙门镖局的血案和谢逊的下落,武当派遭到逼宫。谢逊的下落,虽然可以用一个“义”字来推辞一下,但龙门镖局的血案,真的是逝世结无解。看看宋远桥们是如何假想解决的:

            宋远桥道:“依我之见,待师父寿诞过后,咱们先去找回五弟的孩儿,然后是黄鹤楼头好汉大会,交代了金毛狮王谢逊这回事后,咱们师兄弟六人,再加上五弟妹,七人同下江南。三年之内,咱们每人要各作十件大善举。”张松溪鼓掌叫道:“对,对!龙门镖局枉逝世了七十来人,咱们各作十件善举,如能救得一二百个无辜遭难者的生命,那么勉强也可抵过了。”俞莲舟也道:“大哥想得再妥善也没有了,师父也必允可。否则便是要五弟妹给那七十余口抵命,也不过(是)多逝世一人,于事何补?”

            真是有点牵强啊,这要是没有殷素素的事情,武当诸侠是不筹备做好事了?俞莲舟说“于事何补”,这你武当说了是不算的,要受害者认可才行啊。武当是连承认真凶,并表现要来救赎的勇气也没有。

            另外,从俞岱岩手里夺到屠龙刀后,如果不想杀他,简简略单喂他服懂得药,随意找个寂静角落一扔不就得了,用得着辛辛劳苦送上武当山去吗?引得后面有了俞岱岩残废,殷素素中了少林派梅花镖而想到龙门镖局去找解药(殷素素说明临安只有龙门镖局是少林派的)。所以我说,其实张翠山殷素素的命运,金庸早就假想好了,他们是必需将主角之位让给儿子的。我在下面这个答案里写得很详细,张三丰是救不了张翠山殷素素的。

          请问当年武当山上如何才干救得张翠山夫妇生命啊?张三丰怎样做能转变这悲剧的产生?www.

            题主说张翠山脓包,我倒不这样以为。张翠山面对的情形,一边是兄弟之义,一边是夫妻之情,你要他如何选择?而且,武当庇护殷素素,这龙门镖局的血案是无法躲避的,给武当派带来了极大的危机。所以,张翠山是用自己的性命来救赎妻子的前过!他用自己的逝世来解这个逝世结。

            张翠山磕了三个头,说道:“多谢恩师。弟子有一独生爱子,落入奸人之手,盼恩师救他脱出魔掌,抚育他长大成人。”站起身来,走上几步,向着空闻巨匠、铁琴先生何太冲、崆峒派关能、峨嵋派静玄师太等一干人朗声说道:“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

            我一直说,倚天有点正邪反写。明教大多是正面描述,六大派除武当外(也出了个宋青书),基础没干什么好事,上面那个答案里也详细写了。但对于滥杀无辜这条,还是无法躲避的,所以最后,张翠山夫妇自尽了;谢逊报了全家血仇后,散尽武功,任凭仇家报仇。

            殷素素的悲剧命运,在她追随张翠山买了书生衣衫,杀入龙门镖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尽管如此,金庸还是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异常鲜活令人爱好的人物形象。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对照了赵敏和殷素素的对应描写,可以看到真的是非常神似,很有趣的,可以看看。

          心下窃喜:赵敏真是神似殷素素......zhuanlan.

            P.S.关于护送俞岱岩的“契约”

            讨论倚天,只要提到龙门镖局血案,必定有人会提出这是都大锦自取其咎,护镖不力,应当“愿赌服输”,我个人不认同这种观点。

            先说个前提,武侠小说中,虽然江湖一般是由所谓的江湖规则,但到底不是现在的法律社会,凭借武功挑衅江湖规矩的大有人在,也未必必定“恶有恶报”。

            邪魔黑道随意杀人,好比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行动,有什么道理可讲。我以为,金庸小说中,“偏正面”“较主要”的角色,有一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那就是“滥杀无辜”。之前与网友讨论时,他以为我这条是废话,“偏正面”“较主要”的角色,怎么会“滥杀无辜”?我回复说,正是由于倚天中殷素素和谢逊两个角色的存在,我才提出了这个观点。这两个角色的结局,大家也看到了,殷素素自尽了,谢逊自废武功直面仇家复仇。

            关于那个护送俞岱岩的“契约”,在通常的江湖规则下,是不被认可的。七十一口人命,难道只值两千两黄金?在张三丰百岁寿诞上,少林挑头来“缉凶”,张翠山是明白知道这个“契约”存在的(下文会说到),甚至俞岱岩都可以证明,但张翠山基本没有任何以此辩解的意思!杀不懂武功的妇孺,绝对是江湖正道无法容忍的。

            我们来看看殷素素本人对这件事认识的变更。

            开端,殷素素确切以为都大锦“自取其咎”,这个时候的殷素素,其实可以以为还是个“邪道人物”。

            张翠山问道:“昨晚龙门镖局满门数十口被杀,是谁下的毒手,姑娘可知道么?”那少女道:“我跟都大锦说过,要好好护送俞三侠到武当,若是路上出了半分差池……”张翠山道:“你说要杀得他镖局中鸡犬不留。”那少女道:“不错。他没好好维护俞三侠,这是他自取其咎,又怨得谁来?”张翠山心中一寒,说道:“镖局中这许多人命,都是……都是……”那少女道:“都是我杀的!”

            在冰火岛与张翠山结为夫妇,特殊是怀上张无忌后,殷素素的观念产生了很大的变更,实现了我所说的向“偏正面”方面转化。

            当下两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张翠山朗声道:“皇天在上,弟子张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祸福与共,始终不负。”殷素素虔心祷祝:“老天爷保佑,愿我二人生生世世,永为夫妇。”她顿了一顿,又道:“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  殷素素急道:“不,不!咱们可以不回去,这孩子难道也让他孤苦伶仃的一辈子留在这岛上?几十年之后,我们三人都逝世了,谁来伴他?他长大之后,如何娶妻生子?”她自幼禀受父性,在天鹰教中耳濡目染,所见所闻皆是极尽残暴狠毒之事,因之向来行事狠辣,习认为常,自与张翠山结成夫妇,逐步向善,这一日做了母亲,心中慈祥沛然而生,竟全心全意的为孩子盘算起来。

            从冰火岛回归中原后,殷素素对龙门镖局血案的见解是:

            俞莲舟不再理她,说道:“五弟,少林派说你杀逝世临安府龙门镖局老小,又杀逝世了好几名少林僧人。此事是真是假?”张翠山道:“这个……”殷素素插口道:“这不关他的事,都是我杀的。”  俞莲舟望了她一眼,眼光中吐露出极仇恨的脸色,但这眼光一闪即隐,脸上随即回复温和,说道:“我原知五弟决不会胡乱杀人。为了这事,少林派曾三次遣人上武当山来理论,但五弟突然失踪,武林中尽皆知闻,这回事就此没了对证。我们说少林派害了三哥,少林派说五弟杀了他们数十条人命。好在少林寺掌门住持空闻巨匠老成稳重,尊重恩师,竭力束缚门下弟子,不许擅自生事,十年来才没酿成大祸。”  殷素素道:“都怪我年青时作事不知轻重好歹,现下我也好生懊悔。但人也杀了,咱们给他来个逝世赖到底,决不认账便了。”俞莲舟脸露诧异之色,向张翠山瞧了一眼,心想这样的女子你怎能娶她为妻。  殷素素见他一直对自己冷冷的,口中也只称“殷姑娘”不称“弟媳”,心下早已有气,说道:“一人作事一身当。这件事我决不牵连你武当派,让少林派来找我天鹰教便了。”

            殷素素已经“懊悔”,再也没有提什么“契约”,最后提出由天鹰教来认责。同时,可以看到俞莲舟代表的正道,对龙门镖局的灭门血案,是如何地痛恶。

            所以,我以为如果殷素素只是杀了都大锦等参与保镖的,甚至在龙门镖局杀了潜伏袭击她的少林僧人,这个事情还大有盘旋余地。但是,她将镖局满门不懂武功的妇孺杀了个清洁,这绝对是无法解决的“逝世结”。如我在答复里写到的,殷素素的命运悲剧,在她学着张翠山穿书生装束杀入龙门镖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我在知乎上写关于《倚天屠龙记》的答复,始于2017-11-29,截止2020-05-14,已经写了155个,想想也蛮有趣,下面是索引:

          心下窃喜:关于《倚天屠龙记》的答复索引(心下窃喜)zhuanla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