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kXtoSUH"></track>
  • <track id="kXtoSUH"></track>

        <track id="kXtoSUH"></track>

        1. 如何评价《海贼王》漫画第992话?

          admin 明星八卦 2021-04-27 23:25:44 6804

          一、残党。

          明面上的残党是马尔科代表的白胡子残党,但我们知道也是在双关御田残党,关于大妈的这句话,个人懂得也可能是双关。

          当大妈质疑小马还在跟随白胡子的残影时,小马说他们已经是自由之身,大妈回了一句“反正逝世人也开不了口,随你怎样都行。”

          明面上意思是老白逝世了,你们还追不跟随他的意志维护草帽路飞,他也没法表达看法,随你们自己说明了。

          但看大妈的脸放在暗影里的震慑后果,大概也有逝世人是双关马尔科的意思。

          大妈“我说你是跟随白胡子的遗命维护草帽,你说你是自己决议辅助草帽,不管你真实想法如何,敢和我作对,等下就是逝世路一条。反正你马尔科一个逝世人也开不了口,随你怎样举动都行,你逝世掉原因的说明权老娘不和你纠结。”

          不愧是高手面对高手,小马哥表现,就算我们是合作会谈,我也先站远点,保存点变身腾飞距离。

          小马和大妈隔着真远!

          关于小马哥的自由言论,个人感到可能是真话。

          这一话之前,我曾经怀疑过为什么来辅助和之国的白团成员这么少,御田是你们的老队友,路飞是艾斯的弟弟,维护草帽是白胡子的遗命,怎么着也该马尔科一个电话“Warriors of the night, assemble! ”

          而且白胡子团的旧权势被小白收割,小马在可能面对黑胡子掠夺遗产时独自守着老白的故乡,这些不合理之处也表清楚残团自由意志的存在。

          可能在白残团与黑胡子清理之战失败后,白团就做出了这个决议,我们没机遇给老爹报仇了,今后大家各随各心愿过日子。还愿意当海贼的,在大海上与黑胡子、小白角力,愿意维护老白故乡的去做了赤脚医生,所以和之国出状态了,小马也不会接洽其他成员,除了高度相干的以藏。

          那么,会不会有这样两种人存在呢?

          向黑胡子称臣的旧白团成员,“蒂奇,过去我就感到你才是成大事的人物,让我辅助你吧。”

          向红发效忠的旧白团成员,“红发,我愿意参加你们。”

          大概还会有这样的台词

          某甲“小马说大家自由举动,跟随自己的想法而活,不要被老爹的仇约束了。我没什么别的心愿,就盼着蒂奇逝世。我决议参加红发海贼团,红发和蒂奇的关系可是相当符合我心愿,总有一天会再给我逮着机遇对付蒂奇的。”

          某乙“你能有这个想法,那我们就是错误了,我要去参加黑胡子海贼团,老爹说自信草率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如果我能混入其中,到了红发与蒂奇决战时,必定可以起到奇兵作用,勉之勉之。”

          二、御田二刀流和流樱

          光月御田被称为笨蛋,相比之下,光月时可是个情商高的体贴女人。

          这一话让我想起过去的这一段

          光月御田“你就往后穿越20年吧,这样你就可以看到世界天翻地覆的那一天了。”

          光月时“今晚你没晚饭吃了。”

          光月御田“唉?好吧,没赚钱怪不得没饭吃。”

          光月时“不是这个原因!”

          光月御田“那是什么?我不懂!”

          光月时“因为你说了很过火的话。”

          本话有多次回想,其中御田吐槽为什么他们不肯跟我学御田二刀流呢。

          光月时是这样说的,“呵呵呵,其实都打起来了,为了争当你的大弟子,他们大打了一场,大伙都太爱好你了,差点没闹出人命。”

          时是一个体贴女人,理解说话分寸,她既宽慰御田其实赤鞘都非常爱好你,你不要把不学你剑技想歪了,另一方面她也暗示了两点,1、赤鞘打起来了。2、他们在争你的大弟子身份。

          联合这一张图中御田自讨没趣时,锦卫门头和胸口裹着绷带,阿修罗也是绷带缠身可以推断,“不必了,我们都有自己的作战作风”只是托词。

          大概,因为争取御田的首席大弟子暨最爱好御田的武士排位,赤鞘十人大打出手,最后决议以谁能更快更好的学会御田二刀流和流樱,cosplay得最像御田,才是最爱好御田的首席大弟子。

          所以赤鞘对学习御田二刀流和流樱如此冷淡大概是因为,一来赤鞘彼此在较劲竞争,不愿意从御田那里直接接收领导偷油作弊。二来不想让御田知道他们私底下在尽力学,原来盼着学成后特意在御田面前展现,给他个惊喜。

          在摆出御田二刀流架势时,赤鞘回想起当年谢绝学习流樱的场景,更加愤恨凯多夺走了他们展现御田二刀流的机遇,御田到逝世也不知道其实赤鞘已经偷偷练会了他的绝技。

          成果这一修炼结果只能以砍了凯多告慰御田在天之灵,这种彼此错过的剧情设置,更有美感。

          残缺也是一种美。

          “有些事情,还是盼望别人说出口的哦”

          “总有一天,想说出口的时候会说的”

          这么说着,把害羞用话语粉饰了过去。

          如果讨伐仇人胜利,不知道赤鞘会说什么,反正不会是“特雷西亚,我爱你!”

          在应用桃源十拳时,尾田仔也铺垫了两个小细节。

          1、为什么是四人出招?

          注意看锦卫门朝向东北的姿态,你就会发明,其实四人是各自向四个方向出招,完成了当年御田桃源十拳X伤口的四分之一,四个刀口形成了当年御田那一击的范围。

          既保障了继承主公意志,应用御田招式复仇的情怀,也保持了赤鞘实力还远不及光月御田的事实,所以这个桃源十拳的出招是由四人合力完成的。

          2、为了保证只有四人出招的铺垫。

          比如会合时,猫蝮蛇特意问犬岚腿上装刀,犬岚答复他“二刀流”

          比如猫蝮蛇用爪子攻击,以藏应用枪,不能应用二刀流。

          比如小菊用远程剑斩协助以藏,本应用刀的河松,在本话成为唯一一位被凯多击倒的剑客。

          河松“尾田仔,你想要清场子就明说,不要让凯多来一巴掌啊,我蹲下来大喊‘屎特,我的膝盖中了一箭’不就得了,你这操作要玩出人命的。”

          小菊“哥哥,我来助你,我远程丢‘残雪镰’”

          河松“你不要偷我的创意……我c,凯多的巴掌来了……”

          三、凯多的怀疑

          尾田在这一话持续三次提到对凯多受伤的迷惑

          小兵甲

          小兵乙

          凯多本人

          凯多本人二次吃亏

          简直就像水之都山治和乔巴的骚操作。

          反正不管原因是什么,你下面会认真说明的吧,尾田仔。

          四、尾田的伎俩

          用黑玛利亚的歌声衬托剧情

          “落雪之夜,极度怀念对方,却一直无法会晤的俩人”

          那还不简略,俩人之间有第三者嘛,是不是,小忍。

          “在皎白的月光下重逢了,实乃冲动人心”

          下一画面就是赤鞘和凯多的对冲,冲动人心。

          这一话的彩图,因为身高原因甚平没法进车厢,尾田仔也仔细的给了个罗宾和甚平干杯的镜头,在车厢弗兰基头顶的画上有熊本城,车尾又有熊本熊,果然呼应尾田家乡熊本复兴打算。

          ONEPIECE卷头。

          五、一点作画失误

          前一画面阿修罗右手准备拔刀

          后一画面阿修罗左手持刀,刀刃方向也有争议。

          本不想答复,似乎每个答复下面都有不友爱评论,稍微写写,两个小时又过去了。

          分享: